【導語】我國自2008年以來,開始實行菜籽臨儲收購政策,對穩定市場價格、帶動農民種植油菜積極性、平抑物價產生了積極作用。但隨著市場格局的不斷變化,一成不變的臨儲政策也顯現出了各種弊端。2015年,倍受關注的菜籽收儲政策進行了調整,那么,它將會對菜粕市場產生什么影響呢?

  
  
  
收儲政策調整 利空菜籽價格
  
  
  
  

2015年全國夏季糧油收購工作會議過后,今年油菜籽收購政策已經初步明確,與往年不同,進行了新的調整,實施補貼收購政策。中央財政給江蘇、安徽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5省油菜籽收購提供補貼,具體收購價和是否收儲菜籽油由省級政府確定。此次會議以征求意見為主,要求上述5省以省財政風險基金補貼收購資金不足部分。

近幾年,隨著全球油脂油料供給格局的變化,國際市場油脂價格快速回落,而臨儲菜籽收購價格連年上調,去年達到5100元/噸,遠高于進口菜籽成本,使得臨儲政策與市場走勢格格不入,各種弊端也不斷顯現。菜籽臨儲收購政策使得國產菜籽價格完全由政策決定,市場發現價值的功能完全喪失。而大量國產菜油進入臨時儲備,散油貿易領域難見純國產菜油身影,進口菜籽和菜油大量涌入,對國內市場形成較大沖擊。臨儲收購政策也對國內菜籽加工企業造成不平等待遇,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。菜籽臨儲收購價格過高,市場化經營無法進行,只能為中儲糧打工等等怨言甚囂塵上。

與往年相比,今年的補貼收購政策顯得相對靈活,不再是統一的收購價,使得菜籽價格可以由各地市場來決定。施行補貼政策,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較高收購價格的出現,對于適應市場變化具有積極作用。

  
  
細則未定 補貼政策方案或有多種可能
  
  
  
  

今年新季菜籽已陸續上市,但由于往年的菜籽臨儲收購價格與市場化核算的收購成本相差較大,在收購補貼政策明確之前,油企對于開秤價格普遍處于迷茫狀態,少數已開秤收購的企業,收購價格也相差甚大。湖北省菜籽收購價格從1.6元/斤到2.1元/斤不等,四川收購價格更是達到2.4~2.5元/斤。事實上,難以確定的并不是企業的開秤價格,省級政府在制定補貼方案上也是左右為難。

盡管目前還沒有一個省出臺相應的補貼方案,但政策方案或也有多種可能,其對市場的影響也各有不同。一是直接補貼給農戶或者種植大戶。這樣政府不用給出菜籽收購指導價,收購價格完全市場化,企業根據自身成本收益測算收購價格。農業部門本身就有種植面積的統計數據,按此給種植戶發放補貼,如果工作量太大,太繁瑣,也可以只補貼給種植大戶,其得到的補貼額度也相應增加,有利于鼓勵種植。二是給油菜籽加工企業補貼,政府需給出收購指導價格,相較去年不能太低,而且各省之間要有良好的溝通,以免價格高的省份吸引過多低價省的菜籽流入。另外,對于接受補貼的加工企業要嚴格審查、監管,以免弄虛作假。此項政策市場預期較高,但由于中央財政補貼有限,省級政策沒有足夠財力補貼,補貼額度不會太大,進而使得指導價格難以確定,畢竟去年收購價格高達2.55元/斤。

不論是哪種方式補貼,市場更需要的是一個明確的預期,一旦政策明確,油廠就可以按照自身情況安排收購加工,農戶也將加快菜籽出售進度,政策市向市場化也將邁出重要的一步。

  
  
  
  
企業自主權加大 菜粕價格或面臨下行壓力
  
  
  
  

今年湖北、湖南等主產省新上市的菜籽收購價格多在1.8~2.0元/斤,遠低于去年的臨儲收購價格2.55元/斤,而同期小麥最低收購價格與去年持平。從種植收益的角度看,農戶將大幅減少菜籽面積改種小麥,未來長江流域菜籽加工企業將面臨無籽可壓榨的尷尬境地。

國產菜籽將直接與進口菜籽進行競爭,由于種植成本較高,且國產菜籽含油、出粕率均不及加拿大菜籽,僅有的非轉基因概念在國內也不能得到充分保護。盡管濃香菜油需求在增加,但總量有限,其特有的香味也注定只能在特定地區消費,未來菜油將淪為小品種油脂,菜粕也將被更多的豆粕、DDGS所替代。

現在已經近6月,但相關收儲細則政策卻遲遲未出臺。現在雖然有些內容出臺,但實質性的收儲內容未能明確。去年是按5100元/噸菜籽的價格收的,今年的政策確實不明確,且細則沒有出,很難判斷執行的方式。今年的細則由各個地方政府決定,省與省之間的價格,監管等各方面很難把握。現在細節不出,對油粕價格尤其是粕的價格影響都很難定。 另業內人士也表示,其實收不收儲,菜粕價格都很弱。收儲價格的出臺對菜粕底部形成支持,但在豆粕價格不高的情況下,菜粕短期內大幅上漲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但綜合看來,今年菜籽臨儲收購細則調整基本已成定局,具體體現在菜粕定價和菜油入庫上面。菜粕定價上面參儲企業和中儲之間存在博弈,由于2014年中儲在菜籽臨儲收購中過于強勢,導致參儲企業多有虧損,今年企業參加收儲的積極性普遍不高。今年中儲糧在菜籽收儲中一家獨大的態勢可能被終結,中儲糧話語權被削弱,企業自主權相應加大,主要體現在參儲企業可以更加靈活地銷售菜粕,中儲糧制定的菜粕指導價可能低于市場價,以給參儲企業更多的利潤空間。受此影響,國產菜粕上市和銷售進度可能加快,菜粕期現貨價格短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。

【結語】每年的菜籽收儲政策對菜籽和菜粕市場發揮著較大影響,特別是在定價方面,今年菜籽收儲過程中儲糧一支獨大的局面或有所改變,參儲企業話語權和自主權相應加大,將令菜粕價格更加市場化。今年菜籽臨儲政策效應將會趨弱,臨時收儲入庫的菜油數量或將同比減少,令菜籽類價格承壓。并且,由于今年終端需求較弱,菜粕價格上行空間也十分有限。

  
  
  
博远棋牌游戏下载
重庆换三张麻将规则 单机赛车游戏 疯狂捕鸟 兼职网赚贴吧 淘宝天天红包赛步数不动 股票推荐群需要下载米聊 捕鱼王者客服电话 波克棋牌竞技人生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一 辽宁福彩35选七哪年开始的 彩票分分彩app 彩神争霸大发快3* 浙江20选5大星彩票网 澳洲幸运8机器人澳洲幸运8计算公式 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19码计划